您现在的位置: >> • 天使之窗 • 临床护理
来自战疫一线的故事 | 不惧生命危险 奋战抗疫前线 我们在路上
作者:金欢  郭子超    信息来源:中国民航报    发布时间:2021-11-26
  2021年的第一场雪,比以往来得更早一些。11月初的北京,已经历雪花纷飞,不时寒风袭过。街头的人们全副武装,行色匆匆。
  “进院请扫码!请大家排好队”。民航总医院门诊大楼前,两名年轻人正在指引前来就医的人们申报个人信息,安保人员在一旁维持秩序,严格落实戴口罩、扫码测温、“一米线”等防控要求。由于近日气温骤降,医院在门诊大楼入口处搭建了临时防风棚。
每道关口都有守门人
  “老先生,您看不清楚手机,我来帮您填,您照实情回答问题就行”。
  “阿姨,用微信扫这个流调二维码,要填规定时间内去过的所有地方”。
  这里是门诊大楼入口,每天川流不息的患者、陪同家属都要从这里走进医院门诊大楼,这段话被不断重复,最多的时候一天能被重复1000多遍。说这段话的,是民航总医院的扫码登记志愿者。他们来自医院的各个行政科室,主动报名,轮流作为志愿者值守这个岗位,主要工作就是协助患者进行健康码、流调码登记。“医院不同于其他公共场所,我们是医院疫情防线上的第一道关口,要做好第一级预检分诊工作,当好守门人”。从疫情暴发到今年9月,147名志愿人员在这个岗位上支援了1175个班次。

 
扫码志愿者正在指导老年人填写流调码
  “原本想打场阻击战,就想让大家轮流来支援,可现在看来是持久战了。”医务部副主任兼门诊办主任姜炬芳告诉记者,为了满足疫情常态化防控的需要,医院从今年9月起安排了两名专职人员。“高碑店附近人口密度大,但是医疗配套还在完善中。方圆几公里只有我们一家三级医院,所以门诊量很大。”姜炬芳说,“疫情防控期间,我们实行全面预约制,既能保证患者及时就医,又能防止医院内人员过于密集。尽管如此,我们医院目前日均门诊接待量仍在6000人左右。”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医务部副主任舒帮明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他在医务部这个最繁忙的部门已经牵头工作了好几年。“一早北京市卫健委要求我们赶快组建一支队伍驰援望京某社区入户核酸检测,我刚才在忙这件事儿。现在都协调好了,20人的医护团队已经出发了。”舒帮明一边解释迟到的原因,一边不时看看微信,“队伍集结好了,我也得了解清楚相关社区的保障情况。入户检测核酸面对的都是确诊病例的密切接触者,风险还是很大的。我们派出的队伍,我们得保护好”。在舒帮明看来,疫情防控常态化其实就是压力常态化,医务部的工作更是千头万绪,不能掉以轻心。“在晚上睡觉的时候,我的手机放在床头,梦里都是微信,时刻准备着。”说到这儿,他笑了笑,然后很坚定地说,“不能漏诊,不能误诊。既要做好行业内的疫情防控,又要随时待命配合北京市抗疫工作。这是政治任务,也是职责使命。”

 
外出核酸采样队伍成功完成任务
  团结就是力量,院感办主任王丽俊对此深有感触。“各部门通力合作,我们感觉工作更有序了”。疫情防控领导小组办公室设在医院院感办,王丽俊数了数,目前办公室已协调解决了250多个问题。“院感工作十分重要,有健全的制度和流程,有章可循,才能科学防控。我们有非典、甲流的防控经验,现在面对新冠肺炎疫情也不再陌生了。医院对发热门诊、核酸采样点等重点区域进行了改造,使得这些区域符合疫情防控要求,特别是对医疗废物处置进行了流程再造与优化,为患者就医提供了安心的环境”。
抗疫硬核是支娘子军
  自疫情发生以来,“感染科门诊”这5个字多少有点儿触目惊心,那是所有人都想远离甚至有点儿嫌弃的地方。然而,感染科这个抗疫一线的核心部门,却是由5名女医生和11名女护士组成的。从去年1月至今年10月,她们一共诊治发热患者64435人次,其中包括5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和11例疑似病例。确诊民航总医院首例,也是北京市第三例新冠肺炎病例的医生张晓伟清楚地记得当时的场景。“那是去年1月23日,当时患者体温37.3摄氏度,有些咳嗽,生化常规检查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可以说临床表现并不明显。但是武汉的疫情已经让我们有了高度的警觉。我看到他的CT片子,在肺内带有一小片八九毫米的扇片影。直觉告诉我这不像是普通的肺部感染,但又说不清楚到底是什么。结合患者两周前曾有武汉旅居史,我没有放走他,当即决定采样送疾控中心进行核酸检测”。张晓伟开玩笑说那天的直觉有如神助,其实那是她多年临床实践积累的经验和铸就的基本功。“对感染科医生来说,临床分辨力特别重要。因为我们不仅要识别出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还要诊疗那些不是新冠肺炎的发热病人,更要确保他们不被感染”。
  确诊那个病例之后,张晓伟自己也发烧了。她第一时间采样做了核酸检测,并进行自我隔离,焦急地等待着第二天的结果。那夜,想到父母,想到孩子,她失眠了。“当时真的害怕被传染,毕竟是一种未知的病毒啊!”幸好第二日她退烧了,核酸检测结果也是阴性。二话不说,她再次穿上防护服,又投入到与病毒的战斗中。
  还是2003年那个非典之年,张晓伟毅然在高考志愿上填报了临床医学作为毕生的职业;在2008年毕业之时,她又一次毅然选择了感染科,之后就遇到了2009年的甲流疫情。“金眼科,银外科,勉强干内科,千万别到感染科”,这句顺口溜谁都知道。对此,张晓伟淡淡一笑:“救死扶伤,医者仁心,哪里都是一样的。”而记者最近了解到,张晓伟和北京朝阳医院的陶勇等10名医务工作者刚刚被北京市卫健委授予“仁心医者”光荣称号。
  随着疫情的反复,医院西侧的一个室外核酸检测点前总是排着长队,不停地有工作人员和安保人员提醒大家在排队时也要保持1米距离。听工作人员介绍,民航总医院的核酸检测点有两个,门诊楼里有一个“应检”点,主要是面向需要住院的病人进行入院前的排查;而户外这个是“愿检”点,针对有核酸检测需求的社会公众。而当北京疫情反复时,每天检测量都在3000人左右。
采样室内有3名医护人员分工协作,护士屈蕾正面对检测者一边不断重复着“嘴巴张大一点儿,再大一点儿;头往后仰,再仰一点儿”,一边熟练地操作着手中的拭子,鲜有停下来休息的时候。记者看到,她平均一个小时内需要完成100多次采样的标准化操作。同事说,长时间的固定重复动作,让屈蕾患上了腱鞘炎,但她还是咬牙坚持着。“大多数时候,检测完的群众都会向我们说声‘谢谢’,我们心里暖暖的,这就足够了!”检测间隙,屈蕾只对记者说了这一句话,就又开始忙起来。

 
核酸检测处护士正在进行采样工作
  主持护理部工作的副主任王立军告诉记者,随着疫情防控常态化,核酸采样处不再设置轮岗,而是由固定人员值守。全院护理工作人员共有642名,95%是女同志。在保障日常工作顺利开展的前提下,护理部还多次负责外出支援核酸检测和疫苗接种工作,“没一个人喊苦喊累,喊得最多的是‘我能去’‘让我上’。10月23日是周六,我们在10时06分接到北京市通知,需要一支20人的队伍去昌平驰援。11时30分,队伍集合完毕,整装出发,第一个赶到昌平,比最晚到的一支驰援队伍早了差不多3个小时。”说到这儿,王立军忍不住为姐妹们点赞。
那些幕后的平凡英雄
  采集好的标本被送到检验科,这个幕后科室很少直接与患者接触,多少带有神秘色彩。然而,在检验科内的墙上,竟挂着3面锦旗。说到锦旗背后的故事,检验科技师宋浩告诉记者,这都是在今年得到的,有连夜为出国旅客进行核酸检测出具报告,有加班加点为着急出行的旅客提供核酸证明……点点滴滴诠释着真情服务。在实验室里,冰冷的机器发出轰隆声,检验人员却始终无声坚守。每一例样本送来后,大家想得最多的就是第一时间准确得出检验结果。只有早一点儿得出结果,才能更好地为下一步疫情防控提供有用的参考,才能真正确保大家的健康和安全。

 
检验科技师宋浩正在进行检验工作
  对许多人来说,一份阴性的核酸检测报告不仅是通行证,更是一颗定心丸。而在距离病毒最近的地方,检验科的同志们身穿“沉重盔甲”,接收、拆包、核实信息、摆样、加样、核酸提取、扩增,面对看不到的甚至未知的敌人。
  检验科主任王学晶告诉记者,从去年5月起,他们建成了实验室,具备核酸检测能力,目前已完成24名有资质人员在实验室的轮转。今年1月~10月,检验科已完成各类核酸检测共计438663例。“实验室已具备充足的人员、设备和耗材。疫情就是命令,随时有紧急任务需要承担”。宋浩记得,今年初,交通运输部、民航局连续送样,刚好科里人手紧缺,他和同事们连续一周从8时到21时超负荷工作。在最繁忙的时候,他一个人完成了3000份核酸样本检验。其实,这已成为了他和同事工作中的常态。
  这些工作很平凡,但是把每一项平凡的工作日复一日地做好就是不平凡。幕后英雄远不止这些。保卫处责任人耿岳鹏告诉记者,保卫处不仅要确保疫情防控,还要负责消防安全、治安管理、综合管理等。安全无小事,每个岗位都要细化职责,每个环节都容不得半点儿马虎。从2020年春节到现在,只有3人编制的洗衣班轮班无休。员工每天都要身穿厚重的防护服,花9个小时为有防护需要的临床科室及第三方护理人员清洗130套~140套衣服,当天收到,当天洗完送回。
  在民航总医院,正是近2000个身穿白大褂、防护服的身影在各自岗位上奔忙,筑起了疫情防控的一道道防线。敬畏生命、敬畏规章、敬畏职责,“三个敬畏”不仅在蓝天上书写,也同样在这些白衣天使的身上得到了最好的诠释。逆行险地、救死扶伤,民航总医院医护人员用实际行动诠释着“生命至上、崇德向善”的深刻内涵。就在记者11月14日准备发稿时,又收到了来自民航总医院的一条微信:“早上6时,一支30人的核酸采样队奔赴奥运村集中采样点。”抗击疫情,挽救生命,他们在路上。